一个艺术片导演是如何炮制了电影《侏罗纪世界》?

发表时间:2015年6月5日

来源:好奇心日报 作者:Brooks Barnes(孙一 葛仲君译)

关键字: 艺术 电影 动物 娱乐 小说

将本文分享到
0

S_635691187305277787.jpg


这部电影将在6月10日在国内上映,你会去看吗?

 

洛杉矶电-在电影《侏罗纪世界》(Jurassic World)中,科学家通过分离两种不同恐龙的基因培育出了混基因恐龙,创造了一个活恐龙主题公园,名字就叫作“Indominus rex”。有人为此兴奋不已。看吧!光明的未来,简直就是一棵摇钱树!

 

但也有人投反对票。疯狂!这些怪物可能会吸引来众多的观众,但这是非自然的产物。一只恐龙怎么能同时呈现出两种恐龙的形态呢!

 

即便没有侏罗纪系列影片,《侏罗纪世界》的编剧兼导演科林·特莱沃若(Colin Trevorrow),以及该片的执行制片人——与“侏罗纪系列”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史蒂文·斯皮尔伯格(Steven Allan Spielberg)在科幻恐怖小说的作者行列中也是首屈一指的。虽然电影《侏罗纪世界》的制作预算是1.5亿美元,但从多个角度上讲,这都是一场实验:一个毫无经验的艺术片导演(特莱沃若,38岁)把他的电影制作灵感与一个文化大师(斯皮尔伯格,68岁)的创作理念融为一体,带观众们重温一次经典——但又不能彻底颠覆这个在1990年代风靡一时的电影系列。 

 

特莱沃若并不是第一个被委以如此重任的新手导演,其他还有马克·韦伯(Mark Webber,电影《超凡蜘蛛侠》导演)、约瑟夫·科金斯基(Joseph Kosinski,电影《创战记》导演)和乔什·特兰克(Josh Trank,即将上映的电影《神奇四侠》导演)。但像斯皮尔伯格这样的系列电影开创者还如此热衷于系列电影“重出江湖”的情况,则实为少见。斯皮尔伯格还未亲临为《侏罗纪世界》电影搭设的场景,但他已经审查通过了剧本,他每天都在看已完成的镜头,并且会反馈一些建议。

 

S_635691187490450112.jpg

导演科林·特拉沃若仅仅执导过一部故事片,但他此次将执导侏罗纪系列电影《侏罗纪世界》

 

电影《侏罗纪世界》可能会得益于斯皮尔一以贯之的高水准,但也有可能沦为现代与怀旧的混合产物。“我仍记得最初与史蒂文会面的那两个小时,我必须要让自己不去做一个粉丝,开始去认真思考我的工作”特拉沃若在接受采访时回忆说,“当时我就像是:如果《侏罗纪公园4》遭遇了滑铁卢,那么你仍然是一个传奇,而我却要遭殃了。”

 

特拉沃若之前执导的唯一一部故事片,是2012年的电影《超时空征友启事》,这是一部广受好评的喜剧片,而它的预算只有区区75万美元。

 

即将在6月12日上映的《侏罗纪世界》毫无疑问将大获成功(中国内地上映时间为6月10日,先于美国),至少能再次创造票房神话。有跟踪观众观影兴趣的调查显示,这部电影的发行方环球影业公司已经在观众当中掀起了一阵观影的热潮,预计周末首映的票房将达到1亿美元。侏罗纪系列电影的前两部都是由斯皮尔伯格执导,第三部由经验丰富的电影制作人乔·约翰斯顿担任导演,全球票房累计30亿美元(去除通货膨胀因素后)。

 

预告片:侏罗纪系列电影第四部《侏罗纪世界》的故事发生在纽布拉岛上一个新建起来的度假地,人类对自然不断的改造在这里产生了意想不到的后果。

 

但是让这部电影重新走入人们的视野才是真正的目的,人们对于这部《侏罗纪世界》能否被观众(和评论家)所接受的疑问,也从某种意义上推动了这部电影的宣传,但要回答这个问题还为时尚早。“这不是一个秘密:之前的几部续集都没有得到观众很好的认可,”特拉沃若坐在导演法拉克·马歇尔在加州圣莫尼卡的办公室中说道,法拉克也是电影《侏罗纪世界》的制片人之一。“如果我们要再拍一部续集的话,这部电影就必须能让人们重新拾起对这一系列的热爱。”

 

在延续这一系列的前几部电影的基础上,现在这个岛上的主题公园已经正常运营了。公园里还专门有为儿童设计的三角龙骑行项目和穹顶下的翼龙展,海底世界样式的礁湖展览着让人望而生畏的沧龙(这个恐龙叼着一只大白鲨,而大白鲨在它的嘴里就像孔雀鱼一样玲珑——这似乎暗指了在斯皮尔伯格拍摄的电影《大白鲨》之后,夏日的“重磅炸弹”影片有越来越膨胀的趋势。)但无论如何,游园的人数还在不断下降,主题公园的总经理布莱斯·达拉斯·霍华德也不得不寄希望于Indominus rex。

 

但天并不总遂人愿。某个转瞬,一个性感的动物专家(克里斯·帕拉特)就要不情愿地把他驯化好了的三角恐龙突变成爬行类了。


S_635691187749566567.jpg

左起,布莱斯·达拉斯·霍华德、克里斯·帕拉特、尼克·罗宾森和泰·辛普金斯在影片《侏罗纪世界》中 

 

斯皮尔伯格多年以来都在强调,要提拔那些初出茅庐的导演(其中最有名的要数艾布拉姆斯),他在一封邮件中写道,他被特拉沃若的自信打动,特别是在《超时空征友启事》一片中,一群记者对一个自称拥有时光机的人进行提问的镜头让他印象尤为深刻。在最初的剧本中,这个时光机并不灵验,但特拉沃若在最后关头将结尾改成了更富有奇幻色彩、更让人充满希望的大结局。环球影业因为这样一部小制作电影而对他刮目相看,特别是特拉沃若对于细节的把握和人物性格的发展尤为独到。有了斯皮尔伯格和法拉克的指导,电影公司相信特拉沃若能够担此重任。

 

说到特拉沃若和《侏罗纪世界》,斯皮尔伯格说:“他有对整个影片的构想,我相信他的能力可以让他的构想变成现实。”他还说,四十年前,监制李察·赞鲁克和大卫·布朗也曾给了他自己这样一个相似的机会。“把《侏罗纪世界》这样一个大制作交给特拉沃若这样一个新手,就像当年赞鲁克和布朗在看了我第一部小成本故事片《秀格兰德快车》后,就把《大白鲨》交给我是一样的,所以可能注定有一天,我会做出这样的决策。”

 

斯皮尔伯格继续说:“科林对这部电影有着很大的雄心,他也有拍摄大制作的梦想,想把它打造成一个让人叹为观止的系列电影续集,我一直认为他能胜任这项工作。”特拉沃若执导侏罗纪续集一事也成为了电影评论家们争相讨论的话题。一个颇有影响力的、在电影界(特别是电影的幕后工作者中)呼吁性别平等的博客《女人和好莱坞》就提到,特拉沃若作为一名经验不足的男性导演,是受了其他典型导演的特别照顾才得以执导这部大制作的——就像是“传男不传女”。“当Deadline网宣布这一消息时,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是特拉沃若?’这是个好问题,”诺拉·达吉斯在一篇文章中写道。


S_635691188005563017.jpg

特拉沃若、帕拉特和霍华德在电影拍摄现场

 

电影《侏罗纪世界》的幕后故事更为曲折坎坷,经历了近十年的酝酿期。不同的作者分开写不同的部分。前两部侏罗纪系列电影主干是由迈克尔·克莱顿所著小说改编而成,克莱顿于2008年去世,最新续集终于在2013年的1月取得了进展,当时环球影业发布的电影上映时间是在2014年的6月。

 

特拉沃若在2013年3月接受了任命,被任命为该片导演一职时,特拉沃若甚至并未看过电影的剧本。他不太喜欢他所读到的剧本。“我都不知道这部电影在讲些什么”他说道。所以,与他的编剧搭档德瑞克·康纳利一道,特拉沃若又重新构建了一个新的剧本,但仍然坚持了斯皮尔伯格最重要的三个原则:侏罗纪公园再次开启;恐龙是可以驯化的;人工合成的混基因恐龙出世。斯皮尔伯格也提到了一些其他的要求,比如电影中必须有儿童演员。

 

斯皮尔伯格对新剧本十分满意——事实上是非常满意,“制片方对此也很满意,但直到斯皮尔伯格说‘好的,开拍吧’之前,一切都还是未知数,”特拉沃若说道。“他说,‘让我们再磨合一年,如果能做得恰到好处,那么这将是一部很不一样的电影。’”

 

S_635691188206335369.jpg

萨姆·尼尔、劳拉·德恩和史蒂文·斯皮尔伯格在1993年电影《侏罗纪公园》拍摄中

 

除了恐龙到处觅食大嚼、摧枯拉朽的大场面之外,特拉沃若还希望在电影《侏罗纪世界》中加入浪漫冒险和搞怪喜剧的元素。“我希望拍出一部有趣、温情、浪漫,但同时也不失恐怖、紧张和黑暗的作品,”他说道,“一部电影不一定只要用一个词来形容。”

 

这可能是特拉沃若的溢满之词,也或许只是他缺乏好莱坞式犬儒主义的表现。随着电影公司不断尽其所能吸引海外市场,一些类型片已经失去了个性。诙谐戏谑的台词?那些观众都很难看懂,所以只要让一个超级英雄再去毁灭另一个城市就可以了。

 

但特拉沃若更怀念他童年时期的传统电影,比如《寻找宝石(Romancing the Stone)》和《夺宝奇兵之魔域奇兵(Indiana Jones and the Temple of Doom)》,都引起了很强烈的性别之争。“我们很久都没有看到过了”他说道,“那些两性题材的问题是普世皆有的,男人和女人就是不能互相了解,但我又找不到一个恰当的比喻。”

 

S_635691188360151639.jpg

奥布瑞·普拉扎和马克德普拉斯在特拉沃若首部故事片《超时空征友启事》中

 

在这样一个时代,娱乐行业对于女性的刻画常常会引发十分敏感的话题。霍华德的角色已经引发了争议。继四月那支描写霍华德的一本正经和帕拉特骑摩托形象的预告片发布之后,《复仇者联盟:奥创纪元》导演乔斯•韦登在Twitter上说:“就算我再忙,也能看得出这个预告片里浓浓的70年代男性至上主义即视感。女的都很呆板,男的都很有活力——真的是这样吗?现在还是这样吗?”

 

韦登后来删去了这条推文,并且(相当于)道了个歉,而由于在《复仇者联盟:奥创纪元》中对于一位女性角色的刻画(把黑寡妇描写得不如绿巨人厉害,译注),韦登后来也受到了网友的攻击。特拉沃若拒绝评论此事,只是说他为韦登在网上的遭遇感到难过。“大家的尖刻让我恶心,也让我震惊”他说。“我不理解为什么互联网成了浴室墙壁一样的满口胡言的场所。”

 

霍华德这个角色恐高、不喜欢虫子,在丛林里躲避恐龙的时候,她都穿着白套装和高跟鞋。特拉沃若说,他是想让人们回想起1940年的女强人。(但是恕我直言,白套装只让我想到白鹭。)

 

“我们聊过把高跟鞋去掉,但布莱斯坚持要保留它,”他在谈到服装选择时说。“高跟鞋关乎体现角色的柔弱。”

 

戴眼镜的特拉沃若已经结婚,有两个孩子,某种程度上也算出身于文艺圈世家。他在加州奥克兰长大,是音乐家父亲和摄影师母亲的长子——他父亲的乡村音乐乐队Hearts on Fire曾为威利•纳尔逊(Willie Nelson)和威隆•简宁斯(Waylon Jennings)热过场,她母亲还开了个日托中心。在孩提时代,特拉沃若还在旧金山歌剧院合唱团待过。

 

“我肯定是从‘咱们弄个节目让大家乐呵乐呵吧’这种电影学校毕业的,”他说。他毕业于纽约大学,学的是电影和戏剧编剧。

 

特拉沃若和斯皮尔伯格的合作还没结束。3月,斯皮尔伯格的梦工厂影业宣布,它将拍摄一部名为《智能生活(Intelligent Life)》的科幻片,该片编剧中就有特拉沃若。他有意导演此片,但他也已经签约拍摄一部和斯皮尔伯格没啥关系的低成本影片《亨利之书(Book of Henry)》。特拉沃若已经表示,他不会接手拍第5部《侏罗纪公园》。

 

“这个机会真的十分难得,但我也很想拍原创电影”他说道,“我现在脑袋里有一大堆的想法,但能实施的只有很少的一部分,就像大脑袋下面只有一双小鞋子,我需要更多的实践,才能让我的躯体更加强壮起来!”


0

上一篇:蚕宝宝要失业了!称可生产高性能丝绸的生物造丝公司Bolt Threads完成B轮融资

下一篇:奢侈大牌疯狂降价 设计师品牌与买手店危机重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