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sha Ma:给我打上中国设计师这个标签没什么意义

发表时间:2015年7月21日

来源:华丽志 作者:蒋晶津

关键字: 设计师 名人动态 中国 设计师品牌 访问

将本文分享到
0

Masha Ma马玛莎曾八次在巴黎时装周发布作品,她摆脱了龙、凤凰等传统中国元素,用灵动而充满时代感的创作改变了人们对中国高级定制的成见。以下是她最近的深度专访:

 

S_635730701425952647.jpg

 

马玛莎1985年生于北京,16岁去往圣马丁艺术学院,此后7年攻读学士和硕士学位。求学期间曾在Alexander McQueen、Veronique Branquinho实习。

 

学业结束后,她创立了个人品牌Masha Ma。2012年在巴黎发布首个系列,2013年回国创立工作室,而后推出更为年轻的零售副线MA by MA Studio,并在上海开设两家精品店,计划在中国、其他地区扩张至100家以上。

 

今年三月,英国航空公司宣布委任她设计新制服(下图)。

 

S_635730701567600896.jpg


关于设计:

Masha Ma曾在少年早期获得古典画大奖,家人都认为她会成为一个艺术家,但她最终选择了时尚,她曾对中国版ELLE说:“我突然意识到时尚有自己独特的语言和交流方式,跟艺术相似但更外向。时尚有一种实用性和魅力,能够以一种切实可行的方法将美丽带进人们的生活。这比较适合我,因为我是个喜欢找出解决方案的人。”

 

关于3月Masha Ma在巴黎发布的作品,她说:“在欧洲人看来这个系列中国味十足。但中国人认为很欧式。这就是我要的效果——文化碰撞。”

 

对她而言,颠覆中国和中国样式轻而易举。艳丽的文化图样如:舞狮、龙、对她而言毫无意义。“我并不反对它们,但我生活过的中国跟苏联没什么差别,所以它们不曾出现在我的生活中。那时每样事物都是灰色的,无论你是谁,都穿着一样单调的衣服、用一样的杯子、连沙发图案都是一样的。”

 

对Masha Ma而言,设计剪裁才是关键元素。父亲曾从日本带回一本书,年少的她根据书自学了图案剪裁。“那种方法要求近乎精神病级别的水平,对很多大师来说都很难,但它使我能够增添自己作品结构的深度和原创性。”她还说,圣马丁艺术学院对技能技术少了一点教条主义,但她在那儿学到了其他的一切。她提到了曾担任学院硕士课程主任、已于去年去世的Louise Wilson对她的帮助和鼓励。

 

Masha Ma表示,在伦敦期间的生活珍贵无比。“伦敦教会我,混乱至关重要,所有国家都有问题,但诀窍就在于接受混乱并找到平衡点。”同时她还补充道,生活在现今的中国是令人兴奋不已的,因为国家正处于动态过渡期。用她的话说,就是:“每天都是书写历史的机会。”

 

对于被当作中国设计的“封面女郎”这件事,她表示接受但对此感到很矛盾:“我不喜欢这种定义,我的灵感来自中国和欧洲,我近一半的人生都在伦敦和巴黎度过…尽管他们以“中国设计师”来定义我,但其实给我打上这个标签并没有什么意义。”

 

S_635730701731557183.jpg

 

影响最深的人是祖母:

在进入互联网时代之前,中国对外来文化影响的限制远高于现今,也决定了国内外知识获取的差异。12岁时阅读但丁作品的翻译版本奠定了Masha Ma的早期疑惑,而她也知道自己终究会去往其他地方,无论是什么样子。她说:“我总是被事物的黑暗面吸引。”

 

Masha Ma是独生女,父母是学者,经常要赴海外工作。因此她大部分时间和祖母生活在一起,祖母生于共产时期前的上海。“她在生活中总需要一些美丽的东西。我记得她有一个小珠宝盒,里面的东西都是她在文化大革命时期拼了命留下来的,里面有Chanel花形胸针和珍珠项链这些具有女性美的东西,她对我的影响很大。”Masha Ma的工作室位于外滩北端,她表示回到祖母出生的城市,能让她与自己的精神保持近距离。“如果非要形容我为哪些女性而设计,那就是她:不高调,但拒绝沉默。”

 

S_635730701878821442.jpg

 

个人生活:

她常常给微博上20万粉丝分享心灵感悟,其中大部分都是女性,如:“人生中的有些困难可以依靠道具,而真正的战争,只能自己上场”、“越困顿,越美;越温柔,越强”等。

 

Masha Ma在巴黎有办公室,每个月至少去一趟,每年还会去几次纽约和伦敦。她的目标是建立中国首个真正的国际设计师品牌。她主要的休闲方式就是阅读,从园艺杂志到卡夫卡。还养了一只2岁的柯基犬,名为“枕头”。独自居住,养枕头是为了强迫自己思考除了自己和工作以外的事。

 

Masha Ma表示,Alexander McQueen在2010年自杀时,她对自己追求完美主义这件事进行了反思。“他的死我很难过,但也不是很惊讶。”此后,马玛莎决定了自己的事业目标是——不求最好,只求更好。她说:“到了一定的程度,时尚是冷酷的。但如果有持续提高的目标,你就会学着活下去。”

S_635730702004401663.png

0

上一篇:《Lucky》前华裔主编Eva Chen加盟Instagram担任时尚伙伴关系负责人

下一篇:美国时尚品牌Vince集团首席执行官Jill Granoff辞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