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10 Corso Como创始人Carla Sozzani:关于编辑、时装行业、店铺以及谣言

发表时间:2017年3月31日

来源:界面网 作者:钱沐炻

关键字: 杂志 零售 名人动态 编辑 秀场 访问

将本文分享到
0

从杂志编辑到零售人,Carla Sozzani认为这两者都是关乎“选择”的职业


S_636265577498233551.jpg

10 Corso Como创始人Carla Sozzani


Carla Sozzani,前意大利版Vogue特刊、ELLE主编,米兰概念零售空间、买手店10 Corso Como创始人,即将在今年满70岁。


上周末,她出现在10 Corso Como上海店铺的顶层,参与调整陈列——在保留餐厅的同时,这层即将成为扩充的书籍销售区域:“你知道我们米兰、首尔的店铺里,都有很棒的书店,所以我们现在也要对上海店铺作出相应调整。”


S_636265577759066009.jpg

10 Corso Como上海店铺顶层新扩充的书籍销售区域


Carla Sozzani说话的声音异常轻柔缓慢,并且沙哑。老实讲,听者必须全神贯注,才能听清她口中的每个词。至于面部表情,除了偶尔的微笑,你看不到别的变化。


难道是年事已高的她,开始体力不支了吗?——不,Carla Sozzani接近170cm的身形仍旧纤瘦,并且腰板笔直。她每天只睡5到6个小时,膳食中特别注意对水果的摄入,但也需要适当酒精的辅佐。“我们都累趴下了,但她还能继续做事。”她的一位下属说。


这几乎是时装业大人物的通用故事模板:爱时装、对行业富有热情,且孜孜不倦。


S_636265578030818486.jpg

10 Corso Como上海店铺外景


但事实上,从去年年底开始,Carla Sozzani经历了不小的家庭变故:她的妹妹、同样备受尊重的意大利版Vogue主编Franca Sozzani因肺癌去世,享年66岁。


S_636265578287438937.jpg

今年2月27日,Carla Sozzani出席妹妹Franca Sozzani的悼念会,在她右边的是女儿、Vogue意大利版资深编辑Sara Maino;左边是她的侄子Francesco Carrozzini


出于尊重以及相关工作人员的事先请求,我们并未就此向她做出任何询问,但无意间,当她听到自己妹妹名字的时候,一瞬间的濒临失控还是发生了:Carla Sozzani用手挡住眼睛,她的声调变得更加沙哑——但这仅仅持续了十几秒钟。


S_636265579345744796.jpg

10 Corso Como上海店2楼男装区


除了家庭,Carla Sozzani与赫基国际集团合作的10 Corso Como中国内地版图的生意,亦出现波动:今年2月15日,位于北京SKP四层位置的10 Corso Como店铺在开业三年后,正式关闭。传闻因此而生,一夜之间,关于10 Corso Como中国的未来,似乎岌岌可危。


“反正我没听到(那些传闻)。”Carla Sozzani仍旧微笑。这是她对此做出的反应,亦是选择。


尽管已经退出传媒行业多年,但这位时装界的元老将自己的职业转变,视为一个编辑的延续,而抛开不同编辑的职业技能,这份工作的核心即“选择”——如果上帝有职业头衔,那估计就是“编辑”。


相比这个行业其他的大人物,Carla Sozzani并不十分热衷于接受采访,而在过往的记录中,她愿意谈及的更多是关于摄影和艺术的话题——2012年,曾与香港Joyce精品店推出联名系列的意大利设计师Romeo Gigli在和英国《每日邮报》的谈话中,提到了自己与Carla 


Sozzani的一段恩怨。而导致这段恩怨开始的引子,是她被Elle开除——自此以后,Carla Sozzani彻底离开杂志行业,逐渐走向零售道路。


在这个行业数十载,Carla Sozzani知道选择的两面性,也因此晓得如何编辑事业和人生。


关于编辑这个职业和时装行业现状


记者:从业内知名的杂志编辑转型到零售人,您如何看待“编辑”这个职业技能对您的事业影响?

Carla Sozzani:每个人都可以做编辑这件事,它是一个关于选择的问题:“编辑”你这辈子、“编辑”你的打扮,“编辑”你每天要吃的水果……看你如何做出不同的选择。


记者:很多人说一个优秀的时装编辑可以做的事情太多了,而现在时装界也有越来越多的工种跨界,像某个杂志的编辑去做设计,或者某个当红明星成为某个品牌的创意总监……

Carla Sozzani:我想这是因为数字、社交媒体还有人脉网络的缘故,导致我们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需要“偶像”(Icons)的存在,并且热衷消费偶像——况且还有钱的原因,比如说有个品牌,愿意付给某个热门明星一大笔钱去做联名,有谁会拒绝呢?谁会跟钱过不去?但这样做的目的,我想主要还是为了借助偶像效应,加强品牌和顾客之间的沟通度,而不是强调创意,或者说他们并不是出于想要表达自己在时装上的想法而去做的。


记者:所以您并不喜欢像Rihanna和Puma推出的Fenty联名系列,以及类似的合作?

Carla Sozzani:我觉得挺热闹的,也挺有趣的,但它们就是纯粹为了驱动消费,是临时时尚(Temporary Fashion)。


记者:您认为一个优秀的编辑,需要具备什么素养?

Carla Sozzani:你要有坚信的观点,知道你想要的,因为你不可能让所有人都满意——即便是那些在网上关注你的粉丝,你也不可能百分百地做到让他们满意,但坚持你的观点。


记者:但这并不是十分容易,更何况有时候我们坚持的东西,未必能够成功,或者未必是正确的。

Carla Sozzani:是,有部分时候挺难的,坚持吧!


记者:众所周知,无论是在过去还是现在的职业生涯,您一直都酷爱摄影艺术,也和许多知名摄影师有过合作,那您又是如何看待时装写作、评论等文字方面的内容呢?在中国,传统的时装文字内容一直较为尴尬。

Carla Sozzani:是吗?那为什么我们现在还要做这个采访呀,哈哈哈……开个玩笑,我明白你的意思。


记者:因为您是Carla Sozzani,您就是偶像。

Carla Sozzani:现在的人们没什么耐心了,没有耐心去等待,也没有耐心去阅读,毕竟已经习惯了靠全数字化的渠道去获取快速的信息。但我自己还是挺享受看纸质媒介的过程的,我吃早饭时,总喜欢看报纸,尽管那上面的消息我早就知道了,但我还是愿意看一看。


记者:那您会留意时装方面的报道吗,比如秀评之类?

Carla Sozzani:我倒是会看看新闻什么的,毕竟这是我生活的一部分嘛!至于秀评,要看是谁写的,比如Tim Blanks、Sarah Mower、Suzy Menkes、Vanessa Friedman写的我会看看。


记者:近年来,美国和中国的时装纸媒行业纷纷进入衰退期,意大利的情况又如何?

Carla Sozzani:一样,都一样。传统纸媒目前的这种下坡路,是发展的必然。杂志还在做老一套的东西,可信息传播得又那么快……但我也不觉得杂志的末日就是现在,因为速度虽然是跟不上了,但如果他们能制作出美妙的、可以留驻的影像,或许杂志能变成像书籍一样的出版物。


记者:长久以来,广告商便控制着杂志的内容走向,同时也造成了时尚杂志如今的窘况,因为时尚行业不能接受批评,哪怕是事实。

Carla Sozzani:多少年了,这个没改变过。我记得我离开杂志的时候,差不多是1987年吧,整个行业体系就是这样运作的。30年前是这样——你看,30年后还是一样的。


记者:那当年您内心对此有过挣扎吗?您想过反抗吗?

Carla Sozzani:有。我的反抗,就是我选择离开杂志这个圈子。


记者:您是否觉得现在的时装行业太拥挤了?太多的时装秀、太多的信息、太多的声音……

Carla Sozzani:品牌的确有点太多了,其中真正有创意的、优秀的,又没几个。


记者:那您又如何看待那些明显有抄袭、或者说借鉴他人之作痕迹的品牌或个人(Copy-cats)?

Carla Sozzani:说到那些浑水摸鱼的抄袭者,其实挺有意思的,别人说他们抄袭,但他们却总说自己特别有创意——你看,这也是他们做出的选择,或者“编辑”。


记者:无论是传媒还是零售,都因社交媒体的出现和流行而被撼动,您个人会用Instagram、Facebook吗?

Carla Sozzani:我不怎么用,太耗时间了。当然,社交媒体有好的一面,但它让时装过去的神秘性和吸引力下降了——一切都被传播的那么快,现在大部分人能在网上同步即时看到时装秀,但等6个月这些秀场的衣服进店铺销售时,又觉得它们过时了——一切都太快了,但没人能改变这一现状,没人。


记者:所以像Burberry等品牌的对策是“即秀即买”。

Carla Sozzani:没意义的,那就是快时尚而已。


记者:但真的有人需要呀,特别是在国内,很多顾客会在看完Louis Vuitton的秀后,说我要那个手机壳,我要那个包……奢侈品、或者时装的特性,在社交媒体年代已经被锁定在“即时炫耀”上了。

Carla Sozzani:以前,时装秀只是针对少数业内人开放的,外人没见过,所以他也不觉得6个月后开卖的货,对自己来说是所谓“旧”的东西,可现在已经一切都太快太公开了——只不过,即秀即买是图了一时之快,那你这波新货卖的差不多了,后面三个月怎么办?


记者:目前关于即秀即买,也出现了失败的案例,比如Tom Ford和Thakoon都宣布弃用这一模式了。

Carla Sozzani:是,这是个噩梦。


记者:另外社交媒体也在影响品牌在营销、铸造品牌形象时的考量,采用更多的年轻明星、网红这样的方式,比如说Dolce & Gabbana。同样,很多人对此表示不能赞同,认为品牌正在因一昧追求传播热点和客群增长率,而失去以往的文化影响力和控制力。

Carla Sozzani:Dolce & Gabbana做了什么?


记者:他们在年初的2017秋冬男女装时装秀上请了国内外的知名网红来走秀。过去这个品牌也是走年轻化路线的,当然这几年又强调西西里风格……

Carla Sozzani:或早或晚,我猜他们会这样……或早或晚。我记得他们是84年左右创立的吧(该品牌于1985年创立于米兰),都这么多年啦,他们早就是这个体系的一份子了。


关于10 Corso Como店铺


记者:年初,10 Corso Como位于北京SKP 4层的店铺宣布停业——当时我们只是在听闻了内部的消息,然后跟踪报道了这条新闻,起初我还有点不相信,专门跑到SKP去看是不是真的已经停业了……但我听说关闭北京店铺,并非您本意。

Carla Sozzani:实际上,我一开始并不想开北京那家店,因为我个人不是很倾向百货公司(店中店)的模式——韩国店铺的情况例外。10 Corso Como也不是个超级大品牌,所以北京那家店更像是个为期3年、实验性质的快闪店。相反,我倒觉得1楼的10 Corso Como咖啡馆的存在,更加合理(位于北京SKP 1层的该品牌咖啡馆未受影响,仍正常对外营业)。


S_636265583402687921.jpg

现已关闭的10 Corso Como北京SKP店


记者:但也有消息指出,北京店的关闭,是由于10 Corso Como中国区合作方,赫基国际集团因筹备上市募股,故而清理旗下不良资产的原因。

Carla Sozzani:哈哈,总之对我来说,北京店本来也不是个长远计划,所以对它的停业,我是可以接受的。


记者:如今不会有人否认中国市场的容量和潜力,但经过这些年,您是否也对它的复杂性有所了解?比如社会和文化的独特性、消费者的心理,以及在中国做生意所要面临的一系列问题?

Carla Sozzani:我好多年前就意识到了,我知道中国的情况很复杂,但我也相信年轻一代的消费者已经有所转变,他们更相信直觉,也更看重体验。


记者:但就中国市场而言,10 Corso Como整体的氛围是不是还略微超前了一些?况且实体零售市场也面临电商的蚕食。

Carla Sozzani:网上购物很快捷,但也缺少了体验的环节,对这点我一直不能给予肯定——你买一双袜子没问题,但如果你要买一件大衣或者裙子,关键还是要到店里触摸它们。


记者:恕我直言,有传闻说10 Corso Como上海店也面临重重压力,有可能在短几年内关闭。

Carla Sozzani:哈,没什么会持续一辈子的呀!


记者:请原谅我的措辞或许不准确,传闻是在短时间内就面临关闭。

Carla Sozzani:现在、短时间内不会,我可以保证。


记者:这对您和赫基国际集团的合作关系有何影响吗?

Carla Sozzani:我只认识,也只和Jackie(赫基国际集团创始人、主席暨首席执行官)沟通,我仍旧相信我们有共同的理念和目的。至于传闻,反正我没听到。


记者:去年9月份,《女装日报》等媒体曾预告10 Corso Como今年6月份还会在纽约开一家新店?

Carla Sozzani:是明年,2018年。这家店开在纽约的海港区,旁边有水,景色很漂亮。


*以上采访内容,在受访者口述回答的事实基础上,经过一定程度编辑。

0

上一篇:创造经典无数的YSL,竟是这样的天才阔少?

下一篇:川久保玲的丈夫聊了聊这个时尚集团的生意,以及他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