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Met Gala,除了红毯秀,我们还可以关心更多。

发表时间:2017年5月2日

来源:凤凰科技 作者:anonymous

关键字: 舞会 行业动态 名人动态 红毯 大都会 Met Ball Met Gala

将本文分享到
0

点击可查看完整红毯造型2017 Met Gala大都会慈善舞会热辣上演


从官方角度看,它是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服装学院的慈善活动,是每年五月第一个星期一举办的正装盛会,用于为服装学院(又叫时尚部门)筹集资金。服装学院是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唯一需要为自己筹集资金的管理部门。


从非官方角度看,这场晚会曾经拥有许多名称,包括“年度晚会”、“东岸奥斯卡”(这个名字主要来自明星阵容以及博物馆巨大的入口台阶上供宾客亮相用的精美红地毯),以及“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取款机”,最后这个有些尖锐的名字是时事评论员保罗·威尔莫特(Paul Wilmot)起的。


晚会也标志着纽约服装学院年度大型时装展的开幕,这个时装展也以时尚名流担任主持人而著称。今年的展览主题是《川久保玲/ Comme des Garçons:中庸的艺术》(Rei Kawakubo/Comme des Garçons: Art of the In-Between),主持人是安娜·温图尔(Anna Wintour,也是这项活动的创始人)、汤姆·布雷迪(Tom Brady)、吉塞尔·邦辰(Gisele Bündchen)、凯蒂·佩里(Katy Perry)和法瑞尔·威廉姆斯(Pharrell Williams);荣誉主席是川久保玲和前美国驻日本大使卡罗琳·肯尼迪(Caroline Kennedy)。


为什么它被称为年度派对?


美国版《Vogue》编辑兼康泰纳仕集团艺术总监温图尔从 1999 年开始担任舞会主席。从那时起,在将该舞会从地方慈善活动转变成全球名人和权力相结合的终极鸡尾酒会的过程中,温图尔发挥了重要作用。她召集了一些时尚界名流,加入了影视界和政商元素,并将它们融合在了一起。这种组合是如此令人陶醉,因此特朗普总统(President Trump)选择在 2004 年的慈善舞会上向妻子梅拉尼娅(Melania)求婚。(以防万一:不要瞎猜了,他们今年不会到场的。)这个活动的门票也是一年中最难获取的派对门票之一,因此备受追捧。


川久保玲有什么独特之处?她是谁?


川久保玲是一位 74 岁的日本设计师,她在 1969 年创建了自己的品牌 Comme des Garçons。她将成为第二位在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慈善舞会上举办个人展览的在世设计师。(第一位是 1983 年的伊夫·圣·洛朗[Yves Saint Laurent]。)她曾出现在每一份“20 世纪最具影响力的设计师”——以及“21 世纪最具影响力的设计师”——的名单上,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她拒绝接受正常服装设计所遵循的任何规则,比如服装必须讨人喜爱、必须有袖孔。相反,她喜欢挑战我们对于美、身份和性别的定义,她进入了其他大多数设计师不敢涉足的领域。换句话说,她的服装看上去非常非常古怪。(有一次在描述一个服装系列时,她说她在努力设计“不像服装的服装”。)不过,她也许终于终结了人们的一个疑问:时尚是艺术吗?


另外你还要知道,她经营着价值几百万美元的国际生意,此外她还经常与耐克(Nike)和速比涛(Speedo)合作。你可能见过某人穿着胸前印有斜眼心形图案的蓝白条纹 T 恤,这件 T 恤就是她的作品之一。遍布全球的 Dover Street Markets 也是她的店铺。


S_636293299180041607.jpg

川久保玲(左)、安德鲁·博尔顿和安娜·温图尔在今年的慈善舞会“川久保玲/ Comme des Garçons:中庸的艺术”新闻发布会上



这场慈善舞会要花费多少钱?


今年的票价是每人 3 万美元,包下一整桌的费用大约是 27.5 万美元。舞会和展览得到了赞助,因此所有门票收入都会进入服装学院的口袋。去年该活动筹集了大约 1350 万美元。过去几年,每场展出的费用都由一家主赞助商与温图尔女士的雇主康泰纳仕共同承担。去年的主赞助公司是苹果(Apple)。今年,活动费用将由苹果、康泰纳仕、Farfetch、H & M 和 Maison Valentino 分担。


S_636293298808136954.jpg

凯莉·詹纳、肯达尔·詹纳、斯特拉·麦克斯韦和泰勒·希尔在去年的慈善舞会上


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要买票。各个品牌常常会邀请名人坐在它们的餐桌上,温图尔还常常邀请一些离成功还有一步之遥但可能还买不起票的设计师,并将他们散布在活动的各个角落。


有多少人参加晚会?


去年有大约 600 人。博物馆女发言人表示,今年他们希望将活动办得更加“小众”和“私密”,因此参加人数将略有下降。


所以,如果我能买得起门票,我可以去吗?


别做梦了。与纽约市芭蕾舞团盛会和弗里克收藏馆年轻人舞会等其他募资文化活动不同,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慈善舞会是邀请式的,有许多人正在排队等待进入受邀名单。受邀资格不仅与金钱有关,更与名气和成就(以及美貌)有关。温图尔对于每一份邀请和每一位出席者拥有最终决定权,这意味着即使某家公司购买了一张餐桌,它也无法选择坐在餐桌上的每一个人:它所确定的宾客必须得到温图尔和《Vogue》的批准。


好的,你说我去不了。那我为什么要关心它呢?


活动最迷人的地方在于电视直播。看看赛琳娜·戈麦斯(Selena Gomez)与 The Weeknd 的拥抱!听听弗彻(Future)与蕾哈娜(Rihanna)的闲谈!见证切尔西·克林顿(Chelsea Clinton)对黛安·冯·弗斯汀宝(Diane von Furstenberg)的亲吻!对这些服装的好坏做出你的判断!(在哪里能看到直播?我们将在晚上 7:15 在 facebook.com/nytimesstyles 的 Facebook Live、或者晚上 7:30 在 E! 上播出活动的部分内容。)


参加晚宴的嘉宾需要按照一定的主题来着装吗?


晚宴没有明确规定嘉宾必须按照展览主题来着装,但它鼓励这种做法。不过,这可能会有适得其反的结果。2015 年的展览主题是《中国:镜花水月》(China:Through the Looking Glass),但一些名人和为他们设计服装的设计师却混淆了一些其它亚洲国家的元素,从而出现了一些在政治上不正确的争议,例如,Lady Gaga 身穿巴黎世家(Balenciaga)的和服风格裙装,似乎是表达偏向日本的立场;犯了同样错误的还有身穿 Gucci 的乔治亚·梅·贾格尔(Georgia May Jagger)。而去年的展览主题是《Manus ex Machina》(手作与机器),很多人就很自然地联想到了银和电路元件。几乎整个卡戴珊家族都身着银光闪闪的 Balmain 电路板礼服登场,而泽恩·马利克(Zayn Malik)则看上去就像范思哲(Versace)版本的“锡兵”(Tin Man)。


但是,跟今年我们可能看到的造型相比,以上这一切可能都算不上什么。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今年的主题是纪念川久保玲不断突破界限的精神,她前卫大胆的作品包括在奇怪的身体部位隆起的裙装、把模特包装得像平板纸娃娃的裙装,以及打造得像笼子般的婚纱。所以今年的嘉宾也被鼓励着发挥他们的“前卫”精神。大家可以想象一下这个场景。


一般来说,值得推荐的做法是选择保守一点的造型,正而八经地盛装打扮。川久保玲自己本身就几乎总是穿着百褶长裙、白色衬衫和摩托手外套。至于她会不会穿别的来参加这次的晚宴舞会尚且是未知数。


名人们会怎么穿呢?


如果名人受到品牌的邀约,他们就要穿这个品牌的服装显然是不成文的规则。所以,各大品牌会争取邀请当红的明星,因为他们可以为品牌广告宣传一番。这也是为什么每当时装设计师在红地毯上拍照时,他们的晚会“女伴或男伴”几乎总是当红明星。例如,在去年,纪梵希(Givenchy)当时的时装设计师里卡尔多·堤西(Riccardo Tisci)就曾携手麦当娜(Madonna)登场;杰里米·斯科特(Jeremy Scott)的女伴则是尼基·米纳什(Nicki Minaj);而迈克·柯尔(Michael Kors)则选择了赞达亚(Zendaya)。


众所周知,川久保玲向来不喜欢拉名人宣传,但 Lady Gaga 和凯蒂·佩里两人之前都曾穿着她设计的服装出现。今年的大都会慈善晚会上,你还可以期待看到大量的华伦天奴(Valentino)品牌服装,因为这家公司是晚宴的赞助商。过去几年来,碧昂丝都是最后压轴登场的嘉宾,但今年因为马上就要生一对双胞胎,她可能不会参加了。这也意味着,谁会最终夺得她的位置,成了今年值得拭目以待的看点。


晚宴舞会持续举办多久了?


公关巨头埃莉诺·兰伯特(Eleanor Lambert)在 1948 年创办了大都会慈善晚会,作为一次集结纽约名流的传统慈善活动。1979 年,保守派学者小威廉·巴克利(William F. Buckley Jr.)的妻子帕特·巴克利(Pat Buckley)接任晚宴的主办人。然而直到千禧年之后,这场慈善晚宴才演变成它现在的规模。安娜·温图尔现在负责策划整场慈善晚宴,包括事无巨细的每一个细节,譬如安排嘉宾入场的时间顺序。


当嘉宾进入晚宴内场后,接着会怎样?



这是一个秘密!过去2年里,晚宴禁止嘉宾在社交媒体上发布晚宴现场内的任何照片。但我可以告诉你大概的情况:走完红毯后,嘉宾进入会场内,里面会有接待人员和晚宴的主持人迎接他们,嘉宾陆续入场,并和他们飞吻一下,然后在他们去参加鸡尾酒会的途中顺便参观展览,所以至少从理论上讲,他们也不得不接受了一些文化的熏陶。鸡尾酒会后,他们会共进晚餐,期间会有一些表演活动(去年的表演嘉宾是 The Weeknd)。这样的安排其实很不错,因为当日的红毯活动已变成了大型的市场营销活动,被各种网站现场直播,并在 E! 网站上报道,这一切就跟奥斯卡颁奖典礼差不多,所以,保持晚宴主要部分的私密性,可以让嘉宾尽情放松,玩得开心。


起码他们是这么跟我说的。



0

上一篇:法国文化部多了一笔“置装费” 但它究竟是用来做什么的?

下一篇:纽约城面临重新规划 但时尚业内部却因此吵成一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