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时装界人士对法国新任总统马克龙情有独钟?

发表时间:2017年5月9日

来源:界面网 作者:邵卉

关键字: LVMH Karl Lagerfeld 时尚界 名人动态 法国总统 总统竞选 社交媒体

将本文分享到
0

和普罗大众一样,有些时尚人士只是不情愿看到支持极端民粹主义的勒庞当选,两害取其轻罢了。


S_636299407357042053.jpg

马克龙竞选海报


北京时间昨日凌晨,65.8%的法国人得偿所愿,因为他们支持的中间派候选人马克龙击败极右翼候选人勒庞,成为法国第五共和国历史上最年轻的总统。


时尚界亦在这65.8%的占比中,相比去年美国大选后的错愕,现在他们就像过年一般上下沸腾——“我们所有人都十分开心”,Karl Lagerfeld得知投票结果之后告诉《女装日报》。


身为德国人,Karl Lagerfeld并没有参与法国总统大选,但他是欧罗巴信奉者,“要是勒庞当选,欧洲肯定末日当头”。与马克龙截然相反,“国民阵线”主席勒庞多次表示要带领法国退出欧元区,恢复使用法郎,并重获边境自主权。


“法国万岁!”原Lanvin创意总监Alber Elbaz在Instagram放出一张马克龙满脸唇印的祝福照片。


S_636299408423303926.jpg

Alber Elbaz的Instagram


Loewe创意总监Jonathan Anderson虽然是英国人,也发出张马克龙竖大拇指的照片。


S_636299408753556506.jpg

Jonathan Anderson的Instagram


同属LVMH集团的Dior珠宝设计师Victoire de Castellane同样言简意赅,以马克龙插画配上“总统”二字,后头还跟着一面蓝白红国旗。


S_636299408895204755.jpg

Victoire de Castellane的Instagram


Louis Vuitton创意总监Nicolas Ghesquière则上传了一段关于马克龙的视频,打上“已投##emmanuelmacron #enmarche”的标签。


S_636299410244607125.jpg

Nicolas Ghesquière的Instagram


巴黎著名买手店Colette创始人Sarah Andelman在Instagram 发出张孩子观看法国一台大选直播的照片,并附问“为我的祖国高兴”。


S_636299410393431386.jpg

Sarah Andelman的Instagram


而作为网红级的设计师,Balmain的创意总监Olivier Rousteing选择自己双手合十的谢幕照片支持马克龙:“今天是法国崭新的一天,我们众志成城击溃极端主义,携手前进(马克龙所属的前进党)再现法国雄风”;


S_636299410757692026.jpg

Olivier Rousteing在Instagram


Jacquemus创始人兼设计师Simon Porte Jacquemus的回应情绪丰沛。他上传了15岁表弟Louis发来的短信截屏,上面写着“这是此生最美好的一天”、“勒庞该下地狱被火烧”、“法国万岁,自由万岁”。


S_636299411149096714.jpg

Simon Porte Jacquemus的Instagram


和Nicolas Ghesquière一样,他早在第一轮大选时就表示不希望勒庞当选,“离开法国的论调让人讨厌,我爱我的祖国,也爱大部分人”。


不少时尚界发声人士均来自LVMH集团。一方面是因为这家法国奢侈品巨头规模庞大,旗下拥有70多个品牌;另一方面,其主席兼首席执行官Bernard Arnault起了“表率”作用——第二轮选举前两天,他通过LVMH旗下经济类报刊《回声报》发表自述文章《我为什么支持马克龙》。文中,他毫不客气地将勒庞的保护主义称作“强弩之末”,除了暴露出其恐慌与软弱外,根本无益于法国经济与政治现状。


站在商业立场,Bernard Arnault用排山倒海的排比句式抨击勒庞退出欧元、闭关锁国的设想,并用加粗字体显示马克龙的主张才是有前景、合乎理性判断的发展道路。


投行出身,并且曾任法国经济产业部长的马克龙认为扶持私企是创造法国就业机会的有效方式。Bernard Arnault用文字表示赞同,写道:“对于一个发展顺畅的公司,不合理的税收或繁琐的官僚主义会阻碍其增长,想要实现持续发展的唯一途径就是通过投资,创新和创造可持续就业。”


文章的结尾更是掷地有声:“毫无疑问,我投马克龙。”


S_636299411687609659.jpg

马克龙获选与妻子庆祝 


S_636299411883390003.jpg

法国民众上街欢庆马克龙获选新任总统


尽管马克龙主张的全球化政策受到商业追捧,可对法国商业、金融丧失信心的公民选择白票或索性放弃投票。内政部公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第二轮选举打破了投票站里白票或废票的记录:将近12%的选民既没有把票投给马克龙也没有投给勒庞——这一数据几乎是1969年大选的两倍。此外,弃权现象也偏高,将近25.3%。


即便在马克龙获得的法国65.8%的选票中,也不排除为了反对勒庞而投出的支持票。而支持马克龙的民众以及法国时尚界目前也还没有取得全面的胜利,因为新任总统将会在6月迎来议会选举“大考”——马克龙自愿离开法国社会党阵营,于2016年4月6日在法国亚眠成立前进党,而该党派目前在577个国民议会席位中所占为零,未来将成为他施政的一大障碍。

0

上一篇:因米歇尔•奥巴马走红的Jason Wu下一个十年该往哪里走?

下一篇:这6位新生代摄影师 正在改变时尚影像的审美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