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ach 集团改名 Tapestry 后第一次发财报,没有预期的好看

发表时间:2017年11月10日

来源:好奇心日报 作者:刘璐天

关键字: Coach 品牌动态

将本文分享到
0

Tapestry还需要时间和资源整合自己的多品牌业务,同时继续调整那些影响品牌形象的批发及限时促销渠道。



10月中旬刚宣布更名 Tapestry 的 Coach 集团,于周二公布了其 2018 财年的第一份财报。总的来说,这份财报中的不少数字都低于分析师早先的预期,而主力品牌 Coach 的销售表现也有所下滑。


S_636459268926713750.jpg


截止9 月 30 日的第一季度,整个集团的净销售额为 12.9 亿美元,同比增长 24%,但低于分析师预计的 13.1 亿美元。由于收购及整合 Kate Spade 的相关费用达到 1.88 亿美元,这也影响到其综合营业收入和毛利率。集团毛利率从 68.9% 降至 59.3%;净亏损 1800 万美元,每股摊薄亏损 0.06 美元;而上年同期净收入为 1.17 亿美元,每股摊薄盈利为 0.42 美元。


如更名时所承诺的那样,Tapestry 也公布了旗下三个品牌 Coach、Kate Spade 以及 Stuart Weitzman 各自的业绩。


表现最好的是 Stuart Weitaman,其净销售额同比上升 10%,达到 9600 万美元。另两个品牌则不尽如人意:Kate Spade 总销售额为 2.69 亿美元,全球同店销售额下跌 9%;主力品牌 Coach 销售净额减少 3% 至 9.24 亿美元,全球同店销售下跌 2%。而根据研究公司Consensus Metrix 的预计,Coach 本季的同店销售额本应上涨 2%。


不过如果单看实体店的同店销售增幅,Kate Spade 实际上是从上个季度的 -8% 扭转为本季度的 3%。


财报中解释说,Kate Spade 的销售下滑“部份反映了批发业务及线上限时促销的策略性调整的影响”,而 Coach 的表现则受到今年中秋节时间延至 10 月的负面影响,同时“存货组合结构的问题,以及季度内北美地区的飓风及亚洲地区的台风等自然灾害,进一步加大对业绩的负面影响”。


Tapestry CEO Victory Luis 表示,“第一季度的业绩符合我们的预期”。他认为当前的业绩已经能够反映“多元化的多品牌模式优势”,特别是“Kate Spade 对我们综合业绩的贡献,以及 Stuart Weitzman 所带来的双位数增长”,同时还特别强调,“我们从第二季度至今已经恢复增长,并为即将来临的节日假期做好准备。重要的是,我们正按计划实现在 8 月为 Tapestry 所制定的全年指引目标。”


要消化和整合刚刚建立的多品牌业务,Tapestry 也的确需要投入更多时间和资源。7 月,当时还被称为 Coach Inc. 的 Tapestry 以 24 亿美元完成了对 Kate Spade 的收购,并且在 10 月 11 日宣布将集团名称更改为 Tapestry, Inc.,其纽约证券交易所股份代号也从原来的COH 改为 TPR,以“体现团队和品牌的多元文化”。


11 月 1 日,Tapestry 还在香港联交所发布公告称有意从港交所主板退市,主要原因是“交易清淡”,希望“集中投放资源于作为第一上市地的纽约证交所”。


它当时对《北京商报》回应称:“2011 年集团积极扩张大中华区的业务和布局,在港上市也是为了提高品牌知名度,体现中国市场对Coach 的重要性。上市以来,公司在中国内地、香港及澳门增加了逾 100 个直营门店。因此在港上市的主要目标已经圆满达成。”


本周三,Tapestry 还宣布,Kate Spade 现任创意总监 Deborah Lloyd 将离职,而 Michael Kors 配饰部负责人 Nicola Glass 将从 2018 年 1 月起填补空位。后者出生于爱尔兰的贝尔法斯特(Belfast),在爱丁堡和伦敦读书,随后在亚洲和 Gucci 的意大利总部均有工作经验。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目前暂时兼任 Kate Spade CEO 及品牌总裁的 Victory Luis 特别强调整个集团对 Kate Spade 手袋及配饰设计部门的重视,以及 Nicola Glass 的“全球化经验”。


Victory Luis 还表示,为了推动各品牌的长远发展,他们正在对批发及限时促销渠道业务进行调整,“预计于 2019 财年可实现约 1 至 1.15 亿美元的年化协同效益,远高于原定的 5,000 万美元。”


0

上一篇:天猫双11哪些服饰品牌卖得最好?电商已成为品牌年轻化的试验场

下一篇:土耳其工人在 ZARA 衣服里缝上“讨薪标签”,怎么回事?